中新社北京5月18日电 (记者 王恩博)中国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18日表示,境外疫情蔓延扩散令中国银行业保险业面临的外部输入性风险上升,但影响总体可控。

该负责人当天在答记者问时指出,当前中国国内疫情防控向好态势进一步稳固,但境外疫情蔓延扩散趋势仍在上升,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明显加剧,世界经济陷入衰退甚至萧条的可能增大,中国银行业保险业面临的外部输入性风险有所上升,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李女士对方舱医院中的伙食表示满意:“每餐都有荤有素,还有水果和牛奶,元宵节那天甚至还有汤圆。有的病友生活用品没带够,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还捐款给大家购买。”

好一个“怕浪费”!民众大排长龙抢不到口罩,供应不足导致口罩重复利用乃至出现热销的“口罩套”,这哪里看出供过于求导致浪费了?再看看民进党当局之前所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无须戴口罩,户外活动也不必戴,因为要把“口罩留给真正需要的人”。忽悠民众少戴口罩,留出来的口罩哪去了?民进党当局拿去送礼了!

“困难和不方便是有的,这么短时间里建立起来的方舱医院,各方面肯定都需要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我觉得这些困难都不算什么,是可以克服的。”李女士说。

不过近年来,经济转型升级、产业结构调整,创新创业的氛围日趋浓厚,又给中心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用工单位的岗位和技术要求与临工的实际不匹配。此外,工厂对年龄、技术、管理要求日益严格,只能靠劳动力吃饭的临工很难进去,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帮临工调整就业观念、思路。”

李女士1月24日被确诊患上了新冠肺炎。那一天,是中国人最看重的日子——农历除夕。

临工只回来一半,倒逼出“临工共享”

既如此,台湾民众口罩该管够了吧?此前口罩政策朝令夕改,紧巴巴地搞配给制,4月9日将推出“实名制3.0版”,却仅由一周3只改为两周9只,仍要凭证预约购买。当初为封堵口罩输出大陆而设的出口禁令,如今有限度放开,台湾民众每2个月只能寄30只给海外近亲,还只能从自家口罩中匀出来,没有另外的购买渠道。

这些天,宋凡经常接到临工电话,表示想去制造企业流水线工作。“以前,谈到去制造业工厂干长期工,他们都会挑,工资低了不干。现在不敢挑了,怕岗位没了啊!”

宋凡呼吁,针对马路临工这个群体,希望政府部门出台就业培训、后勤保障、身心安全等方面的配套措施或政策法规。“合肥就有十来个集散点,规模大小不一,我们计划梳理他们的就业、工种、分配、生活等方面的信息,出台‘马路临工蓝皮书’,供政府部门决策参考。”

“风雨交加,谁也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进去之后一看这么多病床,密密麻麻的,心里有点恐慌。”她回忆说。

“来了8天,干了4天杂活儿,一天200元。去年这个时候,从过年到3月底,挣了将近1万块。”一旁等活儿的梁万里插了一嘴。他来自安徽淮北,之前在南京一家工厂上班,觉得约束较大,就选择来合肥当临工,今年,他也遭遇了“求职”烦恼。

在宋凡看来,临工市场本身就是劳动力的“共享”,只是以前没有出现“跨行业”共享的情况。不过,他认为,这种模式只能是应急情况下的权宜之计,适用范围是一些对技术要求不高的岗位,帮助企业解决突发的用工难题。由于不同工种、岗位之间价格诉求不同,工人技能水平也不尽相同,未来随着社会分工细化,技术专业化要求越来越高。因此,长远来看,这种共享模式普遍推广的空间并不大。

“热心快肠”的李女士在方舱医院里被大家推选为病区的区长。“看到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会去做一下。比如帮医生护士发饭,看到地上有水就去拖一下,我还组织大家跳广场舞呢,每天都过得特别充实。”

此外,中心所在的常青街道、凌大塘社区也给予了经费支持,并对接相关活动。每月10号,是中心的“零工服务日”,工作人员帮助临工免费办理人身意外险,免费代办体检等。

“中心临工一般输送至建筑类辅助工种、家政服务类工作,只有少部分技术能手输送到生产制造类企业。”他告诉记者,这几年来,只要一有机会,工作人员就会苦口婆心劝说临工适应就业形势变化,主动谋变。

“好在很快就有人出来告诉我们,这里有很好的医护人员,大家有什么不舒服、需要什么药随时都可以得到帮助。”李女士说。

“真是摸着石头过河,很多临工不理解。”宋凡回忆,提到培训和宣讲,有临工掉头就走,他们觉得听一场培训,会影响挣钱,还不如去工地上干两小时活儿来得实在。

长期以来,宋凡和他的同事一直呼吁临工改变就业观念,倡导短工变长工,小工变技术工,摆脱“不稳定”工作状态。“凑巧,疫情反倒成了‘催化剂’,让我们看到了可喜的转变。”

“这些场景和痛点让我们觉得很心酸,也更加坚定我们的工作目标,用包容和耐心,解决他们生活中的难点。”宋凡说,2014年,中心正式成立,开始对临工群体和用工对接过程进行规范化管理。

“妈妈,我爱你!”下午5点,9岁的瓜瓜跟爸爸张先生一起等待了一个小时后,终于等来妈妈从这座临时改建的方舱医院中走出来。

考虑到很多建筑类企业没复工,零散、随机性的活少了许多,该中心尝试“临工共享”模式,联系了200多家用工单位,了解临工就业工种、原合作方、工资标准等信息,开始点对点、一站式接临工上班。这些企业包括制造类工厂、保安公司、保洁公司等。宋凡说,目前通过“临工共享”,解决了近2000人次就业。

但中心从来没有放弃,几年来,有人顺应潮流,转变成技术工人或者“小包工头”,过上稳定的生活。“这次疫情过后,临工兄弟们的思想观念和就业意识还会有巨大改变,危机过后,可能就蕴藏‘重生’的机遇!”宋凡坚信。

近年来,该中心推行四大业务举措,尤其在招工秩序维护、交通劝导和软硬件完善上下功夫。搭建彩钢棚,引导临工、包工方“退路进室”……硬件条件和网络服务不断升级。

合肥俊建神铁商贸有限公司一直在该中心招聘临时电焊工、辅助小工,但很难招到长期学徒。招聘负责人陈俊介绍,之前一直希望招长期工,短期电焊工的工资一般在一天300至400元。

从2月3日晚开始,武汉市将体育场馆、会展中心等场所紧急改造为方舱医院,用于集中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位于武昌区洪山体育馆的武昌方舱医院是首批建设的方舱医院之一。11日,首批28名患者从这里康复出院。

“回到合肥,就干了四五天活儿,没事的时候就来中心候着,最近零活儿不太好找啊!”48岁的装卸工刘福军穿着蓝色工装服,坐在板凳上,等包工头的到来。“往年这时候,早上5点多,黑压压一片等活儿的人,7点多,百分之九十的人就被‘拉’走了,一个月干上20天,稳稳地挣上五六千元……”

在方舱医院的出口,立起了一块临时的背景板,上面“出舱了!”三个大字格外醒目。

“如果有机会,也试试去工厂里干个半个月20天,干一天总比闲一天好,挣一点儿算一点儿。”老陈向记者坦言。

张先生笑着说,回家后,他要亲自下厨,为爱人做一道她最爱吃的红烧羊肉,加上一句:“欢迎回家!”

民进党当局这一盘海外“大棋”如此布局,争取政治外援的意味一望便知。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再度喊话加入世卫组织,蔡英文也说台湾“有能力,也有很强的意愿”。如此兴师动众地示好,无非想表明“台湾在世界联手防疫中不可或缺”,刷一波存在感,继续炒作加入世卫组织议题。

“全家人哪还有心思过年,想尽办法找能收治她的医院,可那时候床位非常紧张。”张先生回忆说。

无奈之下,李女士只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隔离起来。为了防止传染家人,不仅紧闭房门,还用旧衣服把门缝也堵了起来。

马路临工潮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一个侧影。20世纪初,由于交通便利,合肥包河区凌大塘附近逐渐形成民工聚集地,高峰时,每天有五六千名临工聚集,工人每天“打游击”找工作。疫情之下,他们的就业观念正悄然发生变化。

3月13日,中心终于迎来复工后第一批用工对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2015年开始,中心摸索开展临工大讲堂,将临工分工种、分批次,请专家进行就业思路、观点指导、宣讲。“哪怕听进去一句话对他们都有帮助,影响一个人发生改变,就有可能示范、带动更多人改变。”

中心党支部书记宋凡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中心2月3日就复工了。大伙儿一直没闲着,宣传防疫政策,服务临工工作。“首先受到冲击的是服务方式,以往临工聚集,面对面服务,现在大多在家,这倒逼我们改变服务方式,采取微信群、电话等线上方式对接临工,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和工作诉求。”

(彭羽妍、包育晓对本文亦有贡献)

“疫情的影响将助力、加速集散中心服务精准升级,只有帮助临工调整就业方向、转变技术能力、促进就业匹配度,自身素质硬起来,才能找到稳定、可持续性的工作。”在他看来,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至关重要。为此,中心已经连续3年举办“临工工匠技能大赛”,并积极助力政府相关帮扶政策落地。

米锋称,随着医疗救治力量的加强和救治方案的优化,全国各地新冠肺炎治愈出院病例不断增加。下一步,在按规范开展出院病例追踪管理和随访服务的基础上,将加强对出院病例的分析,总结相对成熟的诊疗方案和技术路线,为后续救治工作和相关国家疫情控制提供经验和技术支撑。

“医护人员真的很辛苦!比外界想象得还要辛苦多了。他们不仅用专业知识帮我们消除身体上的不舒服,还给我们提供心理疏导。告别时,我们都流泪了。”李女士说。

疫情影响下的未来:让他们不再是城市的过客

民进党当局轻率儿戏,致使防疫出现漏洞,一味欺瞒难以为继,转眼又被现实打脸。由于过度放松欧美入境者的检疫筛查,岛内疫情急转直下。民进党当局不得不180度大转弯,4月1日起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强制测温戴口罩,还要民众平时除非万不得已都把口罩戴上。政策前后矛盾,想一出是一出,拿民众生命健康开玩笑。

民进党当局此前屡屡放风,为“口罩外交”试水造势,此番终于“放大招”,想打出“国际杯”的气势。台湾民众恍然大悟,百般克扣救命物资,原来都出于政治算计。台湾民众多用一个都嫌浪费,海外豪捐却毫不含糊,厚此薄彼全无下限,民进党当局摆明了要当洋奴,忙着解别人燃眉之急,放任自家后院起火。

李女士是武昌方舱医院11日首批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之一。她说:“最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心态。这就像一场跟病毒之间的战争,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信心,病毒肯定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马路临工不是‘外乡人’,不是这座城市的过客,让他们感受到更多温暖,帮助他们安居乐业,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宋凡说。

为什么不能进妈妈的房间?为什么不能见妈妈?为什么不能碰妈妈用过的东西?瓜瓜一开始不能理解,“我特别特别想妈妈,想让妈妈抱抱我。”

记者了解到,临工一个月满打满算,拿到手的钱也许能超过合肥市的平均工资,但他们普遍干着脏、累、苦的活儿。他们合租在一些老旧小区或城中村,早餐为了省钱,大多数人选择吃饼或馍,因为要干重活儿,有时会很“奢侈”地买上一个鸡蛋。

“最近发现,焊工的报价明显降低了,一般在270元一天,也有不少年轻小伙子愿意去做学徒工。此外,愿意按月结算费用的小工明显多了。”陈俊表示。

二是海外疫情对中国供应链稳定形成冲击,部分原料、零部件等较为依赖海外供应的行业受影响较为明显,一些企业复工复产可能受到拖累,生产经营风险和违约风险上升,未来也有可能反映在银行资产质量上。

“当下,反而是小工感到忧虑,因为没有过硬技术在手,很容易被市场淘汰。”宋凡认为,疫情过后,随着就业形势变化,临工接受现代企业管理的意识会增强,他们会主动顺应市场,甚至会主动寻求技能提升,这将会是疫情带来的最大改变。

“出院之后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到大街上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李女士说。

宋凡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临工分为大工和小工。像钢筋工、泥瓦匠、架子工这样的大工,一天能赚三四百元左右,一个月干20天,就能收入7千元。小工是做卸货、搬运等辅助工作,一天160元到220元不等。在工厂做一个月长期工,收入约四五千元,因此,长期工并不受大多数民工青睐。

在口罩一事上,民进党当局此前对疫情严重的大陆一毛不拔,还祭出严苛的民间出口禁令,落井下石凶相毕露,患难见绝情。龌龊恶行被痛斥“没人性”时,民进党当局多番以“自救才能救人”狡辩,如今却标榜起“人道主义”来。道德操守竟也可“双标”,着实令人不齿。

转变就业观念,疫情成了“催化剂”

同样的难题摆在了中心工作人员面前。“目前,中心只有一半临工回到了合肥。我们专设了防疫服务站,临工需要测温登记、签署健康承诺书,我们提供安全证明。”中心办公室主任吴国军介绍说,往年,3月是临工市场旺季,但目前招临工的企业不多。

2016年年底,中心成立党支部,常态化开展党建活动,进一步提升临工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和尊重感。中心还成立“匠之心”志愿服务队,很多临工师傅上午出去打临工,下午就回来进社区服务。

每到年底,中心都会举办临工文化节,让临工展示才艺,并表彰先进。有一次,有个临工获得了二等奖,现场将2000元奖金捐出一半,给中心当活动经费。有一年文化节,两个临工表演拉二胡,因排练时间有限,上台以后,大伙各拉各的,很不熟练,有一个人安全帽掉了,又用手扶一下,继续拉,这是属于他们的舞台。

三是海外金融市场震荡加剧,股票、债券、黄金、大宗商品价格均一度出现大幅下跌,相关风险通过投资者信心、资本流动等渠道对中国金融市场和金融体系形成一些负面影响。

2019年的数据显示出另外一番光景:中心临工平均每天“就业率”超过72%,所有人全年就业总收入超3000万元。

一是外需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外贸企业信用风险有所上升。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加大外需下降压力,外贸企业出现出口订单推迟、取消、减少等情况,1-4月中国货物出口总额同比下降6.4%,有可能加剧外贸企业经营压力和相关贷款质量劣变概率。

“李女士本身的免疫力比较好,再加上入院后的药物巩固,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我相信,如果大家能把心态放平和,努力配合医生治疗,应该是可以顺利安全出舱的。”韩光说。

前来为李女士送行的韩光医生介绍,他所在的湖北省肿瘤医院团队由20名医生、4名护士组成,负责方舱医院中122位病人的治疗。

吴国军也注意到这一现象。疫情以前,谈到去工厂工作,很多临工都是“摇头不愿意”。“工厂管理较严格,不是日结工资,十几块钱一小时的工资,临工‘看不上’,他们宁愿等,都要等日结日清的工作,现在不一样了,有工作干就不错了。”

谈及下一步工作,负责人称,银保监会将坚持底线思维,进一步提高风险意识,加强风险管控,降低不良贷款上升等负面影响,为服务实体经济奠定更好基础。通过紧抓金融支持复工复产政策落实、“增量、降价、提质、扩面”四点发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加大扶贫信贷投入助力脱贫攻坚等切实举措,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完)

“临工之间邻里带乡亲、哥哥带弟弟、亲戚带朋友,人越聚越多,形成了临工劳务市场。”宋凡至今难忘,凌晨四五点,民工兄弟们拿着榔头、锤子、水桶等工具,成群结队站在马路边,伸着脖子张望,期盼用工方到来的情景。

这一幕发生在合肥市凌大塘临工集散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彩钢棚下。这里是安徽首家服务“马路临工”的公益性组织,登记在册临工约3700人,三分之二的临工年龄在40岁以上,学历基本是初中及以下。很多人家里有田地,农活之余出来找事做。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到访当日,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棚下只有十几位临工在等活,有人打着牌消磨时光,有人无聊地刷着手机。

近一个月来,在和用工方、临工的交流中,宋凡和同事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变化。

为何宋凡等人一直如此执着?

突如其来的疫情,无疑打乱了临工的挣钱计划,同时也悄然改变了他们的就业观念,给这个成立了6年的中心带来了新的挑战。

刘福军来合肥打工已经20年了,之前给私人老板干活,20元一天。2014年,经朋友介绍来到中心,主要工作是装卸货、扛水泥黄沙。这几天,他发现工友都和他一样——“愁!”

民进党当局这种种操作完全是缘木求鱼痴心妄想。世卫组织是仅限主权国家加入的联合国专门机构,即便喊破了嗓子,也绝无可能入内。疫情发生以来,民进党当局像打了鸡血,逮着机会就碰瓷,在国际上出尽了洋相,现在又狂妄地标榜口罩“国际杯”,真是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

实际上,马路临工潮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一个侧影。上世纪90年代中期,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城市大建设又扩大了用工需求,马路临工潮随之出现。20世纪初,由于交通便利,合肥包河区凌大塘附近逐渐形成民工聚集地,高峰时,每天有五六千名临工聚集,工人每天“打游击”找工作。

“如果竞争力不行,就面临待岗,无论大工、小工,都要有诚恳的工作态度,追求精益求精,不能挑三拣四,珍惜每次干活儿的机会,更要有职业化的思维、意识和习惯,适应单位和企业的规矩、标准,才能赢得更多用工单位的信任。”宋凡补充说。

说起“自救”来,台湾口罩果真充裕到可以支援国际吗?蔡英文宣扬,台湾日产口罩1300万只,捐出1000万只,不过是“将近一日产能”。她还吹嘘台湾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产地”,日产1500万只乃至2000万只也是指日可待。

一组数据显示:2019年合肥市的GDP达9409.4亿元,同比增长7.6%,在省会城市中跻身前十;同时,2019年合肥建筑业增加值1457.3亿元,总量占全市GDP份额达15.5%。这组数字背后,就有马路临工兄弟们起早贪黑的贡献。他们是城市的建设者和贡献者,是城市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早上七点起床,八点早餐,然后分发药品。医护人员每天早晨、上午、下午给患者各做一次体温测量和护理。可能因为患病,大家晚餐后就开始洗漱,普遍休息得比较早。

装修工老陈向记者解释,临工大多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希望有事时能走得开,尤其农忙时要回家务农,但是厂里不太自由,还要“打卡”,请假也麻烦,因此,不想去工厂里做长期工。

上述负责人强调,从目前情况看,银行业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但上升幅度在预期范围内,股市、债市、汇市总体运行平稳,海外疫情对中国银行业保险业的影响总体可控。

连民进党自家“立委”都忍不住质询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何时可让每位民众1天1只口罩?没想到对方竟回答,台湾卫生福利部门有意见,“如不限量,大家可能会浪费。”

他介绍,就在前几天,中心对接高新区一家生产口罩的工厂,输送了几个40岁左右的工人,从事简易的整理、装袋工作,大伙都表示很满意,愿意继续干。

以前“挑”着干,现在“求”着干

宋凡认为,疫情催生了改变,更带来新思考——今后,如何让临工真正在城市里扎根、生存,提升他们的社会认同?

与此同时,与临工相关的闭环产业链“自发”形成。“小包工头”出现了,相应配套服务诞生了,有人做起了“拉人”的面包车生意,卖早餐、劳动用品的商贩多了起来。同时,交通安全隐患、劳资风险隐患等问题逐渐暴露,也给城市管理带来考验。

截至2月25日24时,据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全国现有确诊病例45604例,其中重症病例875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9745例,累计死亡病例2715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8064例,现有疑似病例2491例。

2月25日,湖北新增确诊病例40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058例,新增死亡病例52例;现有确诊病例41660例,其中武汉33563例。(完)

2月5日晚上10点多,李女士接到社区通知,刚刚建好的方舱医院可以为她提供床位。次日凌晨2点多,接她的汽车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