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在祖国最西端开垦教育“试验田”

2019年6月,赖扬平前往高海拔牧区木吉乡送教下乡途中路过十八罗汉峰。

作为江西省重点中学于都县第二中学的语文教师,赖扬平援疆前所带的高一18班32人中,去年有29人考上一本院校。相比之下,位于国家级深度贫困县的雪松中学,教育资源匮乏。

警员表示,上述案件中窃贼的作案手法多样,包括砸坏窗口、撬开车门等入车盗窃;尽管大部分民众都有将车窗关好,但仍不幸被盗,警员呼吁民众尽量把车停在有灯光、人多的地方,车内不应留下贵重物品。

在赖扬平看来,问题的根源在于这些孩子没有立志读书改变命运的强烈愿望。

“那公共汽车停靠的地方是什么?”“公共汽车站。”

雪松中学的3400名学生多数从小学习柯尔克孜语和维吾尔语,国语基础差。“一个班40多人,语文能考及格的不超过5人。”赖扬平如此描述这所民汉合校当时的基础教育面貌。

在赖扬平眼中,每个孩子都是一粒花的种子,只不过花期不同,“在这个被称为‘帕米尔高原明珠’的地方,春天来得特别慢,需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花开。”

但很多时候,学生认识某个汉字,却理解不了它的意思。“码头是海边、江河边专供轮船或渡船停泊、装卸货物的地方。”“什么是海和轮船?”有不少孩子没见过海和轮船,更无法理解“码头”的意思。

学生每完成一个小目标,赖扬平就及时兑现一个奖励:能流畅地背诵一篇新学的课文,就奖励一根棒棒糖;考试有了进步,就专门抽出一节课的时间,奖励大家看一场电影;完成一次集体活动,就奖励一场生日聚会。

赖扬平想了个法子。“火车停靠的地方是什么?”“火车站。”学生回答。

在重重困难面前,赖扬平决定从纠正散漫的学风入手,将学生拉回课堂。

除了爆款基金产品不断之外,今年以来单只新基金的产品规模也较往年有所增高。《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平均单只新成立基金的募集规模约为16亿元,这比2016年至2019年全年平均单只发行份额9.45亿元、8.06亿元、10.92亿元和13.49亿元都要高。

雪松中学八年级4班学生给赖扬平过集体生日。

课余时间,赖扬平给雪松中学学生辅导语文。

单从提前结募并启动比例配售来评定公募基金发行的火热还不够全面,爆款基金的成立规模也是重要的参考标准。进入二季度之后,沪指仍在3000点下方震荡攀爬,公募发行市场延续“逢低布局”的节奏,密集发行新基金产品。《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截至6月30日,公募市场上共成立了688只基金产品,合计募集规模高达1.05万亿元,照此测算,2020年全年新基金发行的规模将达到2.1万亿元,远超历史上新基金发行规模最高的2015年,彼时全年新发基金规模约为1.65万亿元。

不久后,一张早读课任务表出现在雪松中学七年级13班和14班的墙上。

第二宗案件受害者为33岁华人男子,他2日将2013年的凌志(Lexus)轿车停Stillwell大道交P大道街边,后来回到原地取车时遍寻不着;他向警方表示,车钥匙一直在自己身上并未弄丢,他也试图在现场寻找破碎玻璃的痕迹,但窃贼没有留下丝毫线索。

回顾过去十年公募市场的百亿元新发基金数量:2019年为27只、2018年为14只、2017年为8只、2016年为12只、2015年为20只、2014年为5只、2013年为3只、2012年为13只、2011年无、2010年为3只。2020年上半年,无疑成为百亿元新基金发行的“超级大年”。

用足够的耐心等待花开

赖扬平发现,在这套奖励和考核标准下,学生慢慢变得更有自信。一段时间后,一些后进生开始主动思考,如何让自己表现得更好,并自觉向身边的榜样看齐。“有了积极向上的学风,大家一起朝着一个目标努力,整个班级更有凝聚力了。”

作为一名教师,赖扬平相信,每个孩子都是一粒花的种子,只不过花期不同,“在这个被称为‘帕米尔高原明珠’的地方,春天来得特别慢,需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花开。”

广大基民热情不减的背后,是否意味着居民储蓄方向正向资本市场转移?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看到上半年基金销售份额已经突破了1万亿份,历史上唯一一次上半年基金销售突破1万亿份的情况是2015年上半年的大牛市。由此可见,在今年上半年股市表现较为低迷的情况下,居民‘入场’的意愿很强烈,这验证了我的看法:居民储蓄大转移的方向就是进入到资本市场来实现财富的增值,如同过去十年大量居民储蓄进入楼市实现增值一样。”

到祖国最西端的新疆阿克陶县支教3年,来自江西的语文教师赖扬平和同伴尝试为当地开垦一块教育改革“试验田”。

赖扬平将每天20分钟的早读课细化到每天读几个字词、背哪篇课文。每天早读前,赖扬平还会提前站在教室门口,督促学生进教室。

在雪松中学七年级13班的墙上,五颜六色的便利贴上写满了这些十六七岁孩子的梦想。43个民族地区的学生里,有14个孩子的梦想是当教师,还有13个孩子的梦想是当特警或军人。

校园里的“爱心点赞超市”

最初的支教时光,用赖扬平的话来说,“浑身都是劲,却不知如何使出来”。

上学期间,学生吃住都在学校,一个学期才回家一次。集中办学后,一些牧民未能转变观念,宁愿让孩子在家里放羊,也不送他去上学。于是,每学期一开学,赖扬平就和当地教师一起乘坐学生接送专车,用一个多星期时间,去各个村“捡豆子”(搜集学生并接回学校上课――记者注)。

爱心超市特别关注了贫困学生,赖扬平叮嘱其他教师,在奖励“赞”的时候,可以偷偷地给贫困的学生“放一点水”。不少贫困生在学校几乎没有零花钱来购买生活用品和文具。一开始,赖扬平曾想给他们捐点东西,但又觉得这像给学生“贴了标签”,怕学生容易产生自卑感。

学生学习进步了、做了好人好事、劳动卫生表现好、上课积极回答问题都可以获得“赞”。5个“赞”换一支笔、20个“赞”换一副乒乓球拍、100个“赞”换一个篮球或一本新华字典……超市里,所有物品都“明码标价”。

11只百亿元级新发基金现身

在超市“老板”赖扬平的倡议下,雪松中学还成立资金管理委员会,由校团委第三方专人负责,学生参与管理,实时公布每一笔捐款的明细和流向。

多年来,江西省已有上百名教师先后前往阿克陶县的雪松中学、梧桐中学、小白杨小学等6所学校开展“组团式”援疆支教,给南疆地区的教育带来新气象。在这里支教的3年中,赖扬平和同伴也尝试为当地开垦出一块教育改革的“试验田”。

“如果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爱心超市兑换到需要的物品,会更有成就感和被尊重的感觉。”赖扬平说。

此前赖扬平曾向学生“诉苦”,“老师坐了8个小时的飞机才来到阿克陶”。话音刚落,讲台下一名来自偏远牧区的学生结结巴巴地说,自己从山上到县城也要8个小时。学生还告诉他,大雪封路,班里还有一名同学现在也没能来学校。

作文课上,赖扬平在黑板上写下“题目自拟”。最后作文本收上来,有三四个学生的作文题目就叫《自拟》。

2017年2月25日晚,赖扬平跟随由110人组成的江西省第九批援疆队伍,跨越5000多公里,抵达我国最西端的阿克陶县,被分配到雪松中学教语文。

“有时解释来解释去,还会把自己给绕进去。”赖扬平笑着回忆。

某中型公募基金基金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百亿元级新发基金频现的原因有三:一是这些基金产品大多由中大型基金公司发行,产品研发优势、渠道优势、口碑优势毋庸置疑;二是基金公司普遍让长期业绩优异的王牌基金经理‘挂帅’,例如南方成长先锋混合的茅炜;三是顺应市场行情走势及投资热点,例如受疫情影响,基金市场开始逢低布局权益基金,而随着一系列政策红利的落地,今年发行的新基金大多偏向医药方向和科技方向,大盘蓝筹方向的基金偏少,投资者对此类产品的绝对收益预期更高。”

“我叫赖扬平,是你们的语文老师,赖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姓氏……”在新疆阿克陶县雪松中学支教的第一节语文课上,赖扬平进行了10分钟的自我介绍,可到了学生的作文本上,他的名字还是被写成“懒羊皮”“来样平”。

另外在市警68分局的纪录中,一名报案者指出位于4大道的车行门锁被人用工具撬开,嫌犯偷走停在里头的两部马自达CX-9(Mazda CX-9)轿车,警员到场调取监控视频,但至今无人被捕;受害者表示,两部轿车都是不久前才转到车行,是崭新的轿车,损失超过7万美元。

阿克陶地区地广人稀,许多学生的家在离学校几百公里外、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山牧区。每年10月起,山上的牧民就赶着牛羊下山过冬,等到来年4月后,再回到山上。牧区半山腰以上的地方,常年积雪覆盖。

权益基金的募集规模挑起了今年新发基金市场的大梁。据东方财富(20.240, 0.04, 0.20%)Choice数据显示,上半年,已有415只权益基金成立,募集规模达到7083亿元。而一般新基金的建仓时间在一个月到两个月之间,这也就意味着,随着新基金的持续建仓入市,投资者带来的千亿元“资金弹药”随之流入股市。

早读课上,赖扬平鼓励学生大声朗读,可一些学生宁愿在教室外拖拖拉拉地扫地,也不愿进教室早读;晚自习时,总有学生在校园打球、聊天和闲逛;上课铃响,常常是老师赶学生进教室,然而上课没几分钟,就有好几个学生趴在桌子上睡觉……

在该村走访、看望结亲户途中,赖扬平发现,当地许多初高中毕业生都在家中放牧,没有选择升学或外出工作,“很多牧民世世代代的梦想就是放更多的羊”。

进疆满一个月时,赖扬平和来自江西的10名援疆教师第一次上山“走亲戚”。一路上,他们穿越戈壁和盐碱地,经过4个小时的跋涉,才到达目的地阿克陶克孜勒陶乡阿尔帕勒克村。

警方呼吁知情人士立即提供线索,可拨打止罪热线(800)577-TIPS(8477),消息来源绝对保密。(颜洁恩)

与上半年A股走出的M型震荡行情有所不同,今年以来,投资者对新基金的认购热情持续不减。今年上半年,有募集上限设定的新基金纷纷提前结束募集并启动比例配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一日售罄”的基金产品多达88只。这些爆款基金产品大多是以中大型基金公司为主,既有渠道和口碑的优势,也有绩优王牌基金经理做“护城河”。除此之外,以科技为主打投资方向的基金大多在发行当日被抢购一空。

读拼音、写笔画,一切都从最基础的开始教起。赖扬平在早读课带着学生大声朗读课文,纠正汉字发音,还举行朗诵比赛,鼓励学生大声说普通话。

“首先要重建学生的学习兴趣。”他开始思考如何“对症下药”。

爱心超市的物品可由个人兑换,也可多人集“赞”,兑换物品后共同使用。教师对学生的考核和评价标准,也不拘泥于学习成绩,学生的精神面貌、学风、品德任何一方面有进步都能获得教师的认可和尊重,继而获得奖励。

这让赖扬平有些惊讶,“这20几个从偏远牧区来的孩子或许不能完全理解什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从他们每句‘老师您好’的问候中足以窥见他们对教师这一职业的向往,军人戍守边疆的崇高和神圣感也已深深烙印在他们心里。”

为了激励学生学习,2017年9月,赖扬平发动已毕业的学生、朋友和亲友同事募捐,筹集到两万多元启动资金,在雪松中学办起“长征源爱心点赞超市。”

超市里有赖扬平外出采购的笔、地球仪、台灯、水杯、牙膏、毛巾、洗衣粉、衣架等物品。学生可通过参加一次集体劳动或一次文艺汇演等方式集“赞”免费兑换想要的物品。

第三宗案件,27岁华人男子将2015年出厂的白色本田(Honda)摩托车停在西6街1759号前,尽管离开前用锁链上锁,但依然被不法分子盗窃,损失近27000美元。

“轮船停靠的地方就是码头。”这样一类比,学生终于听懂了。

万亿元资金流入新发基金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公募市场发行的新基金中,首募规模超过100亿元的基金产品多达11只。这些爆款基金主要聚集在易方达、华夏、汇添富、南方等头部基金公司,在实力雄厚的产品研发及销售背景下,甚至有4只百亿元基金实现“一日售罄”。这其中包括南方成长先锋混合外,易方达均衡成长、银华中债1-3年农发行债券指数、汇添富中盘积极成长混合、工银高质量成长混合、汇添富优质成长混合、中银顺兴回报一年持有混合、华夏中证新能源汽车ETF、英大安惠纯债等,最高有效认购金额达到321.1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