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Nintendo Everything援引日经采访报道,任天堂社长古川俊太郎谈到了他对云游戏的看法。

在采访中,记者问及到“是否因为云游戏的兴趣,传统硬件主机会因为高昂的价格而退出历史舞台?”他表示“仅专注于自家主机平台的硬件和玩法”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任天堂还需要考虑未来玩家群体的喜好。

患者3:张某芬,女,64岁,现居于遵义市汇川区泗渡镇泗渡居,系2月13日确诊病例杨某凤、杨某齐之母,其子女于1月21日回到家中,过年期间一直同吃同住,因系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对其进行核酸采样检测,2月14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目前在遵义市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

“并且我不会干预整个开发过程,我既不是负责开发部门的主管,也没有什么对于开发有价值的建议,所以我不会进行任何干预。只会尽可能的交给这方面的‘专业人士’进行处理。”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患者2:刘某尧,男,26岁,现居于遵义市汇川区泗渡镇泗渡居,系患者1马某华的男友,患者于1月26日到女友马某华家中拜访并留宿,27日与女友返回毕节市大方县,31日两人再次返回女友家中,之后无外出,因系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对其进行核酸采样检测,2月14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目前在遵义市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

患者1:马某华,女,21岁,现居于遵义市汇川区泗渡镇泗渡居,系2月13日确诊病例马某政的大女儿,1月21日—26日与从武汉返回探亲的舅舅杨某齐(2月13日确诊病例)一家同住,期间曾与父母、妹妹一起前往李家湾清溪村奶奶王某某家拜年,并与亲戚聚餐,1月26日男友刘某尧来访,1月27日与刘某尧前往毕节市大方县,31日二人返回泗渡镇,之后无外出,因系武汉旅居史人员密切接触者,对其进行核酸采样检测,2月14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目前在遵义市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

“云游戏可能在未来10年内俘获公众的兴趣。不过就目前而言,我不认为传统硬件主机会就此消亡。结果将会如何仍需经过很长一段的检验。就此而言,只专注于让某种玩法只能在专用硬件上游玩是无意义的。一旦你的用户开始说‘它们可以在其他主机或是手机上也能玩到’,那你就完了。”

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242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597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565人。

“我们的开发人员正在为了让玩家享受我们的游戏而努力。在我管理公司内业务的同时,意图保持一种氛围,让开发者可以不受限制地工作,这对游戏品质来说来说至关重要。”

新增3例患者信息如下:

而关于游戏开发方面,古川社长表示保持自家游戏高质量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开发者可不受公司环境等方面的影响而进行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