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与高价查重相比,严格学术精神才是刚需

最近有媒体报道,临近毕业季,疯狂涨价的硕士学位论文查重服务,引发不少毕业生不满。有人抱怨:“论文查重简直就是坐地起价,毕业前还要被宰一次。”“为什么口罩、头盔涨价有人管,论文查重涨价就没人管?”

全球范围内,新冠确诊病例较前一日增加82967例,达到2074529例;死亡病例较前一日增加8493例,达到139378例。

作为论文查重主要服务机构之一的知网明确表示,其提供的硕士论文查重服务是免费的。但有一个前提,只针对单位,不面向个人。按知网的说法,只要是建立合作关系的高校,知网均免费提供“和毕业生数量挂钩”的查重额度,如果不够用,高校可申请追加。

为确保当天“居家汉考”顺利进行,考务人员做了大量认真细致工作。据负责协调外省3个分考点考务的卢鹏介绍,她在考前整理了20页的操作手册分发至各分考点,详细列明考试过程中出现可能的问题及解决办法。

论文查重乱象折射出一个社会现象:人们在解决某个问题时很容易对看似立竿见影的手段过度依赖,而忽视了本质,结果造成新的问题。重“术”轻“道”实不可取。就治理学术不端而言,高校可以借助查重技术辅助,但绝不能把它当成万能的灵丹。相反,那种学生宁愿被“宰”,也要一哄而上竞相购买查重服务的急切和不满,恰恰是对审查方式、评价手段单一的一种映射。

既然知网提供的是免费服务,动辄每篇几百元上千元的查重收费进了谁的腰包?有媒体报道称此为高校内部人士倒卖资源所致。倘若如此,那就不是一个服务价格的问题,而是赤裸裸的腐败问题。对此,有关部门应予以调查,坚决打击不法行为,确保大学的廉洁和干净。

(作者:李思辉,系华中科技大学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与不惜花高价查重之类的“刚需”相比,诚信笃实、严谨细致、独立思索、自由探究等学术精神,才是真正的刚需。

为预防和遏制学术不端,高校普遍采取对毕业生学位论文进行查重。对高校而言,这是一个捍卫毕业论文纯洁性的手段。对很多毕业生来说,这不仅关乎学术道德,还关系到毕业论文能否顺利通过,自己能否顺利毕业,属于“刚需”。按理说,有需求就有市场,问题是学术不是买卖、学生不是羔羊,论文查重不能变成一门“宰客的生意”。

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存在严重缺陷的银行,监管部门将约谈主要负责人,并责令限时整改。对整改不力的商业银行,监管部门可采取暂停部分业务、停止批准开办新业务等监管措施。

毕业论文查重价格,每逢毕业季都会有所上涨,今年更是如此。“2月初120元,后来550元,翻倍地涨”,到6月份甚至达到每篇1200元,这种扶摇直上的价格,对应的是巨大的市场需求。

受疫情影响,每年3月份进行的印尼全国汉语水平考试缓考,全国16个考点近6000名考生受影响。为满足世界各国中文学习者需求,“汉考国际”专门研发推出“居家汉考”系统。

印尼全国汉考委员会执行主席、雅加达华文教育协调机构执行主席蔡昌杰表示,“居家汉考”让印尼HSK考试迈入了新时代,也让华文教育工作者在参与疫情防控同时能继续坚持华文教育与汉语教学工作。他说,今年通过参加汉考申请赴华留学的印尼考生人数比去年有较大幅度增加。雅加达华文教育协调机构作为奖学金推荐单位之一,愿意为印尼考生提供更多赴华留学机会。

也要看到,论文查重只是防止学术不端、确保学术纯洁性的一个技术手段,而非根本手段。加强学术道德教育,增强学术诚信意识,恪守学术操守,踏踏实实完成论文,才是遏制学术不端的根本。大学应该尽可能给学生提供免费查重的便利。毕业生也应该有“打铁还需自身硬”的意识。认真调研、独立思考、坚持原创,写出有独到见解、有学术价值的论文,自然不怕“重复”,更不必花高价去反复查重。

此前,印尼文教部华文教育统筹处与雅加达华文教育协调机构已组织了一次居家HSK考试,1160名考生参考。印尼全国汉考委员会总主席、印尼文教部华文教育统筹处主席颜培椿表示,“居家汉考”解决了印尼考生疫情中参加HSK考试的难题。

(责编:孙竞、熊旭)

考生们表示,环视全球,中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得非常好。到中国留学,自己和家人都很放心。